老凤祥老庙黄金遭调查 金价联盟价格坚冰或将破

更新时间:2014-04-22 19:17:19  浏览量:1520

      近日,上海老凤祥老庙黄金等多家老牌金店被传因涉嫌操纵上海市场的黄金零售价格,正在被国家发改委调查。20日,老凤祥和豫园商城齐发布公告回应称:鉴于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的有关情况,一旦获得调查结论,公司将及时予以公告。       上海金价背后是否真有力量操纵?在金价联盟成员纷纷撇清关系情况下,一场事实上的“囚徒困境”悄然拉开:老凤祥和拥有老庙黄金、亚一金店的豫园商城将如何应对? 谁在操纵上海金价?       炎夏如火,23日,记者步入静安区一家老凤祥银楼,店内标示着当日的千足金价格为360元每克,18K金饰品价格为310-330元每克,除基础价之外还另收手工费,而手工费并不便宜,以金镯为例:重量从10克至30克不等,手工费却统一为242元,而一件43.88克的千足金福禄寿饰品,其手工费高达3644元,黄金定价的依据究竟在哪里?而当记者询问店员金价是否天天更新时,店员的回答是:不一定。       记者同时查询了这几家大型金店的价格:7月23日,老凤祥上海地区银楼千足金报价360元/克,铂金391元/克,老庙黄金千足金报价为357元/克,足金356.5元/克,铂金390元/克,亚一金店黄金352元/克,铂金390元/克。而上海黄金交易所23日的开盘价仅为266.68元,PT99.95开盘价为299元,差价近百元;同样对比同日北京菜百的足金价格则只有332元/克,周大福的黄金价格是339元/克,周生生的黄金价格亦为339元/克,几家沪上老牌金店定价较之其他品牌也显偏高。       老凤祥新闻发言人王恩生曾对外表示:当日牌价包含了基础金价、品牌价值以及税费三部分内容,而其中蕴含的品牌价值高达70元,事实上,在春节期间国际金价暴跌的情况之下,老凤祥和其他沪上品牌的金价维持了近一个月的418元/克,而彼时人民币黄金的价格已经跌至319元/克。这么说又是否能够服众呢?       有报道指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的调查主要针对的是由上海黄金协会牵头制定的《上海黄金饰品行业黄金、铂金饰品价格自律实施细则》,上海地区的黄金饰品价格被指长期以来高于北京、广州等国内其他城市。       根据该细则第五条、第七条、第八条规定,上海多家金店在对所售黄金、铂金产品进行定价时,均不允许超过协会所约定“中间价”的正负2%或正负3%,而该细则在2014年已经被政府部门废止,但据称上海多家金店仍长期执行该细则,共同协商黄金、铂金饰品零售价格。       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成立于1996年12月,协会现有各种所有制会员单位226家,其中副会长单位29家,理事单位50家,行业覆盖面达到85%左右,老凤祥、老庙黄金、亚一金店、周大福等国内黄金珠宝的龙头企业和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钻石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及相关的大专院校均为其会员。       然而协会内部人士却大呼冤枉:“我们只是一个行业协会,哪有这么大的能量操纵上海市场价格?我们当时定这个自律细则的初衷主要是为了稳定市场,减轻价格波动带来的负面影响。至于你说为什么老凤祥卖得比其他牌子贵,因为有品牌价值在里面,老凤祥卖360元/克,其他小牌子可能卖340元,消费者可能还是会买老凤祥,如果说这就是操纵价格并不公平,像国外的品牌卡地亚、宝格丽怎么没人说他们价格操纵呢?现在只能等调查结果出来,协会应该很快也会拟出一个对外的文件,其他的信息暂以上市公司方面为准。”       有指目前上海多家金店已向上海市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递交《自认报告》,承认企业之间相互串通统一价格损害消费者权益,而多家老牌金店及黄金饰品企业正在整改。经记者联系该协会其他小会员试图了解更多详情,九洲黄金方面人士表示负责人正在外面开会,对此并不知情,而金城隍庙银楼一位负责人则表示:“我们主要做批发,和我们没关系,具体你要问老庙那边,我不方便讲。” 现实版囚徒困境        周大福在23日发澄清公告称集团有自定的产品定价机制,并以国际金价为主要参考,否认操控金价。周生生方面的发言人也否认在上海的12家金店存在价格操纵,称所有内地门店采取统一价格。       在价格同盟纷纷撇清关系坦白从宽的情况之下,一直沉默的老凤祥和拥有老庙黄金和亚一金店的豫园商城已陷入了一场事实上的“囚徒困境”。如果两家与联盟其他成员一样承认价格操纵,则可能面临1%-10%收入的罚款以及未来可能的金价下调,如果选择合作沉默则可能会获得较高的总体利益。       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霍肖桦指出:目前正处于风暴中心,金店肯定是不敢顶风作案的,因此短期内黄金联盟势必会解体;不过后续是否会重新组建或者出现“地下联盟”,则要看此次处罚力度是否具备足够的威慑力。       豫园商城董秘办人士表示:“上市公司以公开信息为准,如果是平时,我可能会跟你说很多,但现在调查结果没出来,确实不方便发表任何评论。”老凤祥证券事务代表夏敏则表示:“老凤祥的信息很透明,你可以看看这几天出来的分析师点评,至于说外界很多媒体所说的什么双重盈利,我也看了,很多信息都不靠谱,老凤祥上海的价格和北京方面确实有差别。”记者又表示,如果一旦垄断罚单下了,或会影响利润的1%-10%,夏敏表示不予置评。       老凤祥上海和北京店的价格也并不相同,北京店价格与其他厂商趋同,但另外要收加工费,加起来比起其他品牌每克要贵20-30元。据业内人士所指,老凤祥的“今日金价”每克黄金都可以覆盖成本,售出一件饰品,赚取一部分加工费之外,还要赚一笔原料的利润,属于双重盈利,而对比在境外和香港地区,零售的黄金饰品价格原料直接按照当日国际金价,再额外收取佣金,价格则相当透明。       老凤祥和豫园商城的黄金价格究竟怎么定?老凤祥年报当中指出:公司销售定价基本采取随金交所黄金、铂金原材料价格波动而调整的政策,而成本则采用加权平均法确定。若原材料黄金、铂金价格一直上扬,那么由于成本核算方法相对滞后以及存货天数较高,公司毛利率将有所提高;反之若原材料价格一直下降,则对公司毛利率有负面影响。而在被控以价格操纵的罪名之下,其2014年珠宝首饰毛利率仅为9.5%,而豫园商城黄金珠宝行业的毛利率更低仅为4.82%。        今年年初,茅台和五粮液因垄断被处以年度产品销售额1%的罚金,分别被罚了2.47亿和2.02亿,而老凤祥2014年珠宝首饰的营业收入高达194亿,而其中黄金饰品贡献了70%,以1%的下限来估量,罚金将在1.36亿,而豫园商城180亿的黄金珠宝营业收入,罚金也可以预计将过亿。如果金价长年以来的价格坚冰能被打破,几家老牌金店的市场份额和竞争力是否能一如往昔?       老凤祥原本上半年可以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根据业绩快报,1-6月份,其营业总收入181.8亿,同比增长35.1%,净利润3.9亿,同比增长24.8%,两家公司在囚徒困境之下将作出怎样的选择?试目以待。       霍肖桦最后指出:一旦承认垄断,罚款势必会造成两家公司经济利益流出,业绩将会受到影响。而如果金价垄断被打破,在当前的行情下,上海地区的饰品价格极有可能会出现下降,不过上市公司业绩变化却还有待观察。因为价格下跌很可能会带动销量上涨,大品牌相比小金店具有成本优势且垄断打破也意味着大品牌之间抢占市场的竞争或许会加剧。

新闻详情访问地址:http://news.laomiaoshop.com/detail/20.html